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昭通新闻在线 > 时事评论 >  
社区教导发展面临三大瓶颈
  来源:未知  时间:2016-08-10 17:23  

  

  ——访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育研究中央主任吴遵民

  本质而言,社区教育仍属于“三无”教育,即无身份、无地位、无专职人才培养的尴尬现状,客观上让社区教育发展面临着亟待冲破的瓶颈。

  教育部、文明部、民政部等九部门近日发布 《对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围绕加快实现教育计划纲领关于基本造成学习型社会的目标,服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策略要求,就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提出总体要求,明确到2020年的阶段目的,同时安排了重要义务。

  《意见》的宣布对于我国社区教育发展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就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日前专访了在教育学界较早关注并研究社区教育发展的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遵民,其早在2003年就曾参著《当代社区教育新视线》一书,并围绕社区教育独立发表过多部专著和文章。吴遵民认为,《意见》的发布可看做决议部门真正发力社区教育迈出的第一步,有着必定积极意义,但本质而言,社区教育仍属于“三无”教育,即无身份、无地位、无专职人才培养的尴尬现状,客观上让社区教育发展面临着亟待打破的瓶颈。

  九部门发文社区教育前所未有

  “九部门对社区教育发文是史无前例的,同时也对外明确了一个信号,即社区教育不是教育部门一家之事,政府各方资源都应共同发力。”吴遵民认为,尽管《意见》积极意思值得确定,但在切实关注我国社区教育发展的学术界看来,《意见》还只能算是迈出了国家真正发力社区教育的第一步,后续不断完美和改良并细化政策内容显得非常急切,“在我看来,九部门发文社区教育虽属首次,但仍不足以‘解渴’。”

  毕竟为何让吴遵民有此感言,不妨细看《意见》明确的一系列内容。《意见》在注释开篇第一句话即指出,“社区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局部,是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此外,《意见》在社区教育场地、资金投入、专职人才等方面也有相关划定。

  在场处所面,《意见》指出,鼓励各级各类学校充足应用场地设施、课程资源、师资、教养实训装备等积极筹备和参加社区教育。充散发挥县级职业教育中心、开放大学、播送电视学校、科普学校在乡村社区教育中的骨干和引领作用。加快乡镇成人文化技巧学校的转型发展,鼓励其成为农村社区教育的重要载体。推动一般中小学有序向社区居民供给合适的教育服务。

  在资金投入方面,《意见》明确各地要树立健全政府投入、社会捐献、学习者公道分担等多种渠道张罗经费的社区教育投入机制,加大对社区教育的支撑力度,不断拓宽社区教育经费起源渠道。推进社区教育范畴政府购置服务的试点工作。

  在专职人才方面,《意见》请求,社区教育学院(中央)、社区学校应装备从事社区教育的专职管理人员与专兼职教师。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应依据教育部 《社区教育工作者岗位根本要求》制定实行细则,省级人社、教育行政部门独特制定社区教育专职先生职称(职务)评聘措施。鼓励高等学校、职业学校开设社区教育相关专业,鼓励领导相关专业毕业生从事社区教育工作。

  在吴遵民看来,之所以说不“解渴”,正是因为《意见》传递的内容积极与“遗憾”并存。

  积极层面,吴遵民说,在社区教育场地上明确了兼顾共享社区资源的准则,开放可用处地供社区教育应用,至少在场地上让社区教育的发展有所保障;在专职人才培养方面,明确了社区教育老师职称的单列,同时对高校等开展社区教育专业提出了勉励。

  “遗憾”层面,吴遵民特殊强调,首先,《意见》将社区教育纳入我国教育事业,而非教育系统主要组成的表述是 “遗憾”之一。他认为,跟着经济社会疾速发展,社区教导的器重水平应被置于与传统学校订规教育并列的位置,纳入我国教育体制当中加以斟酌;其次,《意见》对资金投入的表述实际上是对现状的一种反应,即“遗憾”之二,他认为,对社区教育而言,应明白国度给予更多资金倾斜,以鼎力发展社区教育;再次,对于场地建设,《看法》更偏向于开放共享资源,但他以为,社区教育应当有其固定的载体,比方以社区学校、社区教育核心的情势存在,这则是“遗憾”之三。

  吴遵民认为,之所以有着这些“遗憾”存在,恰是由于社区教育目前仍未被纳入教育体系当中,在地位、身份上仍不足以体现社区教育本应肩负的提升国民素养、施展保持社会安宁协调作用的重任,“假如明确了地位和身份,将社区教育晋升至应有地位,所有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认清三大瓶颈,补齐社区教育短板

  吴遵民坦言,近年来,社会上不断呈现有违反伦理、道德的负面消息,对文化和谐社会构建带来较大负面影响,其本质上很大程度与学校以外的社会教育缺失关联亲密。“在我国,社区教育实质上肩负着让社会群体接收素养提升教育的重任。”吴遵民说,国家多年来始终推进终身教育,而终身教育正是需要实现学校与学校外教育的衔接,尽管咱们称学校外教育为持续教育,但其中的非学历教育,即担当起国民素养一直提高提升重任的都归属于社区教育范围,因此,社区教育短板应该尽快补齐,这也是此次《意见》对别传递的积极信号之一。

  在吴遵民看来,基于前述社区教育的内涵、历史和功效,我国打造终身教育的完全教育体系,绕不开社区教育的发力,对居民而言,社区教育作为学校外重要的教育组成,是个人一辈子实现终身教育幻想,保障人的教育权力的再度体现;对政府而言,国家推动社区教育对全民素质的提升会起到很大作用,尤其会对地域安定和社会稳固有重大正面作用,因此,值此国家鼎力推进社区教育,迈出重要第一步的要害时代,应该认清当前妨碍社区教育的三大瓶颈,并踊跃补齐短板。

  究竟该如何理解吴遵民口中将社区教育比方的“三无”教育,吴遵民说,需要从社区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应被置于怎么的地位、社区教育有无奈定身份以及环绕社区教育教育者培养的角度加以懂得。

  首先,正如《意见》所说,社区教育只被明确为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而并未在公民教育体系中明确社区教育的应有地位。这与前述一系列缭绕社区教育开展的历史内涵跟肩负重担并不相符。

  “一字之差,天地之别。”吴遵民说,1986年,我国就提出了包含基本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国民教育体系表述,但时过境迁,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从当前看,学校教育和社区教育应被视为教育体系的两大车轮共同加以推进。

  其次,我国目前并未构成毕生教育法,只管在全国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倡议制订,但破法想必是漫长的进程,但对于当前发展社区教育而言,制定终言教育法并明确社区教育的法定地位已是事不宜迟,究竟,在立法层面都不体现出社区教育的身份,也让社区教育面临着于法无据的为难。

  第三,专职人员无处培育。我国高级院校个别会有社会学系,但社会教育仅设在教育学原理之下,与家庭教育和终身教育一并提及,并未名正言顺地开设社区教育专业,因而,专职职员基础都来自学校差遣。在职老师由教育部分调配至街道社区教育,负责运作设施运作、组织运动等,但都没有专职的身份。

  吴遵民认为,相较于场地设施、治理者而言,教育者培养的缺位对于社区教育的发展而言堪称最大制约。“这一点实际上已经有着成熟的国际教训可供参照。”吴遵民说,社区教育来源于欧美,但早已在我们的邻国日本、韩国开花成果。比如,日本有专门的社会教育,设施叫做公民馆,秉承“有一所学校就有一所国民馆”的原则开展社会教育,其专职人员占有“公民馆主事”的职称,另设公民馆馆长;在韩国,除设立专门的社会教育机构外,其专职人员也领有被称为“终身教育士”的职称。

  “社区教育的专职人才都是由大学培养的,这就须要独自设立社区教育专业,好比针对街道等基层的社区教育岗位应答应学士学位,区级层面要设置研讨生学位,省级就应该对应博士学位。”吴遵民说,尽管《意见》对外开释了激励高校开设社区教育相干专业的积极信号,但在社区教育专职人才造就上,仍旧任重道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www.bxyz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昭通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